写于 2016-12-01 13:52:01| 澳门永利网站| 澳门永利网上娱乐网址

主页 | 中国 作协主席铁凝要求作家反映中国的巨变 中国作家协会七届五次全会在重庆召开

作协主席铁凝在会上要求作家讴歌中华民族的历史性进步、积极反映国家的巨变、用艺术手法描写巨变中的人和事

评论界人士表示,作协不应当为作家写什么划框框、定调调

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2010-04-08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m0407-sd 作协主席铁凝在作协会议上要求作家反映中华民族的历史性进步和国家的巨变,这与要求作家“讴歌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措辞上稍有不同,政治色彩略有淡化

不过,没有人会天真地认为,中国的文艺路线发生了根本转变

旅美学者、批评家谢选骏表示,铁凝仍是在代表党讲话

谢选骏说,要求作家写“历史性进步”、“巨变”,好像是要作家写历史,但是文学毕竟不是历史

他说,古希腊哲学家亚里斯多德早就谈到文学与历史的区别,认为“历史家描述已经发生的事,而诗人却表述可能发生的事”

亚里斯多德这里所说的“诗人”,应当理解为 广义的文学家

谢选骏说: “作协是一个共产党领导下的一个外围组织,就是群众性的外围组织

就跟妇联、共青团、工会是差不多的

铁凝基本上不是代表他个人的意见而是代表一个他的官职需要上的意见

这个意见主要还是从列宁、党的文学、以及毛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这个传统延伸下来的

我注意到在1988年前后连王蒙这么开放的党内自由派他也是给作家规定了一些该写什么,几个原则也规定了,但是那些原则比较宽松,把娱乐的原则也规定进去了

但是还规定了一些东西,这个规定基本上还是一些党的文学的一个传统的体现

为什么在中国会出现这个党的文学,在西方为什么就没有

亚里士多德还是一般人认为还是代表西方的嘛,他说为什么要强调文学要和历史道德教育要区别开呢,因为这个是不同的传统

中国古代儒家也强调文以载道呀,西方它不强调这个,它强调的是悲剧原则,文学的艺术里面,道德这一面是不一样的

而且文学和道德经常是有冲突的

希腊悲剧中的典型人物都是破坏道德的

但是它体现人类的精神的一种高度的力量

因为道德的东西一般是比较保守的,艺术它往往是冲破现有的道德,引领下一个时代的人类的精神发展

西方它就是不断地用艺术去冲击这个道德

中国呢是用道德不断来规范艺术

” 美国约克学院教授、批评家周泽浩表示,至于作家写什么、怎样写,作协不宜定调子: “ 铁凝这个作协是以官方系统下的,不应该给作家定调

作家应该脱离拿政府工资这样一个传统,换句话说就是要摆脱余秋雨现象

如果是余秋雨这样的作家就是进入官方的话语系统了,余秋雨按照政府定制的框框里面去行事,所以,余秋雨现象的话呢我们要终止

” 周泽浩表示,他不太明白铁凝所说“巨变”的定义

他说,文学的题材应当是“事无巨细”: “ 铁凝这个‘巨变’是什么意思

比如说我认为《零八宪章》是一个巨变,这个是政治意识形态转向的一个重大变化

这个估计不是铁凝他的意思所在

巨大变化他如果不下定义的话,他还是御用文学这个观念就是传统观念,就是社会主义建设呀、进步呀、开放呀这些东西都还是官方的一套东西

所以,首先这个‘巨变’的定义要看谁下

第二现在在欧美我看这些自由国家里面有很多文学现象的话它是事无巨细都写,写小人物,写生活,比如说哈金写的韩战的一些老兵,一些战俘回到国内以后的受到的不公待遇

作家有责任把生活的各个侧面都要写下来,而不是说只是重大事件,比如说写文革的话我们光写文革的重大事情,什么权力斗争呀是不是,但是小老百姓的日子怎么写,写的很少

作家的任务是应该是把生活的各个侧面都反映出来

”   谢选骏说,“巨变”不是不可以写,但是如果让作家迎合官方的口味,那就有问题了: “如果作为一家之言是无可无不可

文学作品或者艺术反映社会巨变这个观点作为一家之言来说无可无不可,可以这么说也可以不这么说,就是随便

但是她作为一个官员的这么讲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就是政治干预艺术和文学的一个典型代表了

再换一个角度看,作为艺术家来说,我来体现巨变,如果不按照你官方的要求和口味来体现,我按照我自己的要求来体现,那就变得非常危险了

很多有良心的艺术家他宁可不去触及严肃题材,很危险呐

严肃题材一旦触及了要么就是拍马屁,要么就成了对立面了

这个很危险

” 中宣部副部长翟卫华在作协全会上讲话时提出,“作家要懂得应用网络”

对此,谢选骏说,“要懂得应用网络”本是一个中性的说法,但是翟卫华的本意是要求作家去“占领网络阵地”

这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相关报道 德国话剧团《人民公敌》南京演出夭折 《延禧攻略》火爆中国为哪般

“当代最具正义感的剧作家”沙叶新病逝 毛泽东纪念堂要申遗

看看符合哪条标准 走出伊甸园的老鼠——特里•普拉切特的《猫和少年魔笛手》(刘荻) 第二次打倒孔家店 黄文雄《儒祸》(余杰) 中国专利申请居世界首位 被指“含金量”不足 李敖和他身后的江湖 【观点】节目:现代舞艺术家江青访谈(上) 酱缸中的蛆虫,不是丑陋,而是卑贱 - 《卑贱的中国人》自序(余杰)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