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7-02-01 09:33:02| 澳门永利网站| 澳门永利网上娱乐网址

主页 | 评论 | 郑义特约评论 走近疯狂的水电开发(郑义) 大家应该都还记得一位名叫杨勇的著名环保人士,他是一位民间科学考察探险家,20年前组织了轰动全国的长江漂流活动

自从那次长漂以来,他已经在长江上游的众多支流上走了不知道多少个来回,每次都被疯狂的水电开发所震惊

2010-04-07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m0317-yze.mp3 他总结说:“西南诸河上水电开发实在太疯狂,就一个词儿 —无序

”他曾经向高层递交了书面报告,认为水电集群开发将成为中国继上世纪五十至九十年代森林采伐后、又一次对自然生态环境的围剿和破坏

杨勇是一位民间人士,也许有人对他的判断还有怀疑

我们再来听听一位权威的官方人士的看法

翁立达,长江水利委员会水资源保护局前任局长,他曾经连续考察长江上游支流岷江、大渡河、以及雅砻江的水电开发情况,他说:“大坝一座接一座,自由奔腾的河流正在丧失活力

” 翁立达先生回忆亲临现场的感受,说有一次他们的车行进在岷江上游

山谷幽静,河水清澈,两岸层林尽染,正欣赏陶醉间,一座在建大坝猝不及防地出现在眼前,整条河流被拦腰截断,大型机械隆隆作响,现场飞沙走石,地面泥浆横流…… 翁先生提及的这座在建大坝叫狮子坪电站,是岷江“一库七级”开发的第一级

那里是全国最大的枫林景观区—米亚罗

其枫林面积超过北京香山180倍,是一个国家级的人与自然保护区

现在枫林已经消失了,大型推土机把树木一片片从河岸剥离,只剩光秃秃的河岸,然后再建起水泥大坝

所谓梯级开发就是在河流上连续建起一系列的水坝,把原来自然流淌的河流截成楼梯

而“一库七级”就是有七座大坝首尾相连而成的一个大型电站

狮子坪电站只是岷江水电开发的一个缩影

环境保护专家杨勇根据一个水电规划开发资料查出来,岷江干流规划了十八级水电梯级开发,大小支流梯级开发的数量达到了100级以上

也就是说岷江上将建大坝100多座

现在长江支流的水电梯级开发已经从书面规划进入大规模启动

大渡河干流将要建24座大坝;金沙江中下游是12座大坝;雅砻江干流是21座大坝;乌江干流是12座大坝;嘉陵江干流是17座大坝

算下来,这些河流上在建和将建的水电站装机容量将近1.4亿千瓦,接近8个三峡工程的装机规模

以上统计的是长江支流和雅砻江

至于支流的支流,水库更是密如繁星,数都数不过来

用长江水利委员会水资源保护局前局长翁立达的话来说,就是“水电站太密集了,几乎让河流喘不过气来

” 这位看来还没有被水电利益集团收买的翁先生表示,西南诸河已经成为国内几大水电集团和地方争夺水电资源的战场,岷江、雅砻江、金沙江、嘉陵江、乌江、澜沧江、红水河、大渡河等壮丽河流,正在被一座座大坝拦腰截断

西南水电为何如此疯狂

翁立达认为主要原因是缺乏统一协调机制和综合管理规划

相关政府管理部门在这种“跑马圈水”的狂潮面前显得软弱无力

我认为翁先生的话还没有说透

其实谁都明白这是因为利益太大了

水电资本与地方官吏相勾结,以极为低廉的代价抢占属于国家、也就是全体人民的河流、土地、环境,为自己掘取骇人听闻的暴利

由于无法制约,在这种明目张胆的掠夺行为面前,人民不能有效地捍卫自己的利益

前水利部部长汪恕诚感叹不已,说:“下手太狠了,每一米都不放过

” 我搁一句话在这儿,让我们的后人来评判

如果不尽快实行政治制度的变革,有效地限制、监督利益集团和各级官吏,祖先留给我们的万古长江必将碎尸万段,成为一条死亡之河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相关报道 台湾地沟油事件引发的仇恨与对骂(郑义) 发展不是硬道理(郑义) 无比宏伟的兰州移山造地工程(郑义) 北京的极度缺水与房地产疯狂(郑义) 用枪炮武装起来的加兰巴国家公园(郑义) 柴静问得好: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郑义) 恭请环保部副部长吴晓青先生鞠躬下课(郑义) 请不要拿西方历史上的烟雾事件说事(郑义) 为持续笼罩半个中国的大雾霾叫一声好(郑义) 没人相信的苯胺洩露事件真相(郑义)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