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8-10-10 06:13:02| 澳门永利网站| 澳门永利网上娱乐网址

主页 | 专栏 | 王丹热邮 介绍我在台湾任教的一些课程(王丹) 各位听众:最近一直有听众朋友问我在台湾教书的课程的事情,下面我就大致介绍一下: 2010-09-06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秋季这个学期,我要在清华人社院给学士班开一门“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的课程

如何讲这门课,如何让学生既掌握基本知识,又能从中了解一些与其它同类课程的内容不同的历史对我来说,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问题

简单讲,我是希望给学生上一门与众不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史

这个不同,讲体现在两方面: 第一, 我将尽量挖掘与过去主流的论述面目不同的历史

作为已经发生的事情,历史本身是无法改变的

但是由于历史涵盖了庞杂纷繁的内容,而我们能处理的,只能是其中的小一部分

所以,同样的历史,可以呈现出不同的面向

这正是历史吸引人的地方

而我们作为教师,只有让学生尽可能地从最多元的侧面去认知周围的世界,当然也包括历史,才能有效地帮助学生提高思考能力

以这门中华人民共和国史为例:六十一年的历史中曾经发生过太多太多的事情,但是很多都遗失在了记忆之外

远的如“文化大革命”,近的如六四天安门事件,在大陆都是禁忌

即使是在海外,因为资料的有限,对大陆的当代历史的认识也大多是雾里看花

我希望能尽量多提供一些以前不是那么为外界所知的事情,为那一段历史勾勒出一个比较清晰的侧面

第二,我将尽量让这段历史,更加人性化,更加个人化,更加生活化,更加具有故事性

我们过去的历史陈述,有时会被认为枯燥,是因为充斥了太多的时间,时间与原因的分析,甚至数据

即使是对人物的呈现,也是依托在事件的基础之上

在这样的历史中,我们其实看不到真正的“个人”

我们看到的人,都是某一个种类的人中间的一个,或许是比较有代表性的一个,但是,那并不是他/她那个个人本身

而我一向认为,具体的个人性的东西,比如个性,心理状态,身体状况,甚至是性生活的部分,都在形塑历史上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只是我们过去不屑于处理这个部分,因为被过于忽视了

我们要用近乎“八卦”的方式去挖掘和审视这些个体性的东西,历史才会鲜活,才会有趣

举一个小例子:过去我们认识毛泽东,都是从政治出发,从而确立一个政治强人或者领袖的形象

但是从一些接近他的当事人的回忆中我们又可以看到另一面的毛泽东:这个明确倡导以“杀人”治理国家,整肃自己的战友面不改色的暴君,其实对身边的女人往往无可奈何,晚年在他身边服侍的张玉凤,可以对他大喊大叫

他晚年最爱读庾信的《枯树赋》,反复读,并能大段背诵

每每读到“昔年移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的句子便老泪纵横

这样复杂的个性和几乎是凄凉的晚年心境,也许就可以提供我们一个另外哦角度,来理解他做出的影响历史的政治决策

对于台湾学生来说---其实也包括大陆学生---中国过去六十年的历史十分模煳,也许多一些不同角度的叙述,可以多少作为一些弥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相关报道 奥运会的体育之外 听林义雄先生讲民主(王丹) 关于中国的80个问题(王丹) 因为懒惰我们失去自由(王丹) 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王丹) 给青年的八个建议(王丹) 读书心得:因为简单而庄严(王丹) 发布纪念“六四”25周年倡议书(王丹) 用科学的道理鼓吹民主(王丹) 《公共知识分子》杂志第五期即将出版(王丹)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