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7-09-01 11:26:02| 澳门永利网站| 专栏

主页 | 中国 | 人权法制 一死不能百了

湖南民运老人佟适冬墓碑遭污损 2018-04-04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祭拜的公民将墓碑上的泥巴清理干净,但碑前贴字已不见踪影(受访者独家提供) 墓碑被抹上泥巴,碑前贴字被撕走(受访者独家提供) 遭到破坏的佟适冬墓碑(受访者独家提供) 中国人常说“一死百了”

但对中国一些异议人士而言,死亡并不能真的了结一切

今年清明节前夕,湖南民运老人佟适冬的墓碑被污损,碑前贴字“一位民主党人长眠于斯”也被撕去

一些湖南株洲公民被当局警告清明节不要去祭拜已故异议人士

去年,公民为佟适冬选购墓地时就曾一波三折,遭数家陵园拒绝

清明节即将到来,湖南株洲的陈思明日前与友人前往佟适冬老先生的墓园祭拜,但他们惊讶地发现墓碑被涂上黄泥巴,碑前的贴字“一位民主党人长眠于斯”也被抠去

陈思明4月4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他们随即向墓园管理处投诉,而对方在听闻墓碑的主人后随即表示,“他们要干,谁也挡不住”: “我们上去以后,发现泥巴都在墓碑上面,佟老先生那个墓下面原来还有一排字:一位民主党人长眠于斯,字也被抠掉了,抠得干干净净一点痕迹也没有

到墓园的管理办公室找了个工作人员,他一听说以后很惊讶,登记的时候他说你们哪个墓

我说是佟适冬老先生的墓

旁边有一个负责的人吧,他马上站那儿说,我明白了,你们不用登记了

你们是我们的客户,我们当然要维护你们的,但是你们也知道这是谁干的,他们要干谁也挡不住

” 中国民主党党员、湖南大学教授佟适冬去年3月突感不适,被送院后于3月4日在长沙辞世,享年83岁

在佟适冬去世后,协助家属为其操办后事的维权人士冯先生向本台表示,原本大家准备在长沙为佟老先生立碑,但过程一波三折,最后不得已只能在株洲仁孝陵园安葬: “佟老师逝世以后,(我们)在长沙市一个比较偏远的陵园叫凤凰山陵园找到了一个墓,定下来了,5月23号交了钱,准备在5月28号安葬

结果没想到到了5月27号晚上,墓园说不能安葬了,要退这个墓

湖南省最早的一个陵园,那边一个人说你那边埋不成的话到我这来吧

第二天早晨他(又改口)说对不起我们这里的墓我搞错了价格

然后我又给另外一个(陵园的)朋友打了电话,他说你哪儿都不用去了,佟老师已经埋不下去

他说如果你今天能够下葬,你马上到株洲去,叫株洲的仁孝陵园

然后我们就到那里选墓地、看墓地、交钱、写合同,一起办下来了

” 冯先生说,去年6月为佟适冬立碑后,长沙国保曾找他谈话,讯问墓地事宜,他并未作答,但随后不久仁孝陵园就打来电话,指公安部门找上门来要求将墓迁走,冯先生予以拒绝

湖南维权人士欧彪峰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近日一些株洲的朋友也被国保约谈,警告他们不要在清明节外出祭拜

欧彪峰认为,当局是担心他们通过祭拜传播抗争精神: “株洲还有另外一些朋友也被国保约谈,说清明节不要乱走,不要去祭拜谁谁谁之类的

估计也是当局对这些已逝的民主抗争的前辈(忌惮),担心他们去祭拜,传播抗争精神、抗争理念

”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石山/吴晶 网编:瑞哲) 相关报道 709抓不尽

“律师后俱乐部”再战江湖 北京人权论坛:去贫取代人权 黄琦案云里雾里 一被告控罪减轻 杭州异议人士朱虞夫突遭“颠覆”罪名传唤 从红色堡垒到神秘钟楼·张菁的故事1 “福州大抓捕”余波:4访民遭刑拘 中国人权律师团五周年:悲壮与怒吼 “私有经济退出论”是试探气球还是空穴来风

保释被拒濒临崩溃 哎乌案移送泰国上级法院 放鞭炮迎接严兴声出狱 福州数十公民被抓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