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6-12-01 01:52:03| 澳门永利网站| 专栏

主页 | 专栏 | 心灵之旅 | 作品与作者 陈光诚:战胜恐惧共同努力,中国就有机会改变(2015,03,21) 2015-03-24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全美记者俱乐部《赤脚律师》新书发表会陈光诚致辞 RFA张敏摄 *3月19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全国记者俱乐部举行陈光诚新书《赤脚律师》发表会* 3月19日晚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全国记者俱乐部举行了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回忆录《赤脚律师》英文版新书发表会

陈光诚回顾了自己走过的维权之路并回答了现场提问

陈光诚的母亲、长兄和妻子儿女也都到会

*陈光诚上台英语致辞:只要战胜恐惧,千万人共同努力,中国大陆就有机会改变* (现场录音,大会开始) 陈光诚先生在掌声中走上讲台发表英语致辞

(现场录音) 陈光诚在致辞中首先感谢他的很多好朋友——他的出版界朋友、英语教师、人权机构的朋友、天主教大学、兰托斯基金会等等

他说“没有你们的帮助,我们今天就不会在这里”

陈光诚回顾了他在监狱和被非法拘禁在家中的日子,不能讲述自己的经历,不能告诉世人真相,而真相是作判断的基础

他回忆了自己童年因为失明不能读写,如果挑战比自己强壮的,就会吃亏,他曾经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不幸的

而当他与村民一起试图争取基本人权,他与村民、律师、记者受到中共当局的强力打压,但仍然为中国的公正和法治而抗争

他认为抗争能够使世界有所不同

陈光诚表示相信真理能胜过谎言,善良能胜过残暴,自由能胜过奴役

陈光诚说,这是他通过自己的书要说的

当陈光诚回忆自己在维权路上受到打压、迫害和逃亡的艰辛,一度哽咽落泪

陈光诚说:“如果一个盲人能令一个政府害怕,那么只要战胜恐惧,千万人共同努力,中国大陆就会有机会改变

” (现场录音:致辞结束,掌声、呼声) 全场报以热烈掌声,有人高声喊“我们爱你,光诚!” *陈光诚:回顾走上维权之路的初衷* 在接下来的现场答问中,陈光诚谈到自己走上维权道路的初衷

陈光诚:“中共的邪恶实际上我早有耳闻,在我小的时候我的父亲就给我讲过很多关于‘文化大革命’时期只要共产党认定你是什么的话,你是有口难辩的

可是我又想,毕竟到了现在的时代,我们的法律框架都搭建起来了,你共产党再不要脸,你自己写的法律总得遵守吧

但是事实证明共产党就是不要脸,他的法律他可以明目张胆的无视

这个没有什么好怀疑,所以当这种侵权发生在你身边的时候,就像你看到一个老人马上就要倒下了,很自然就会伸出手去扶一下,这样的反应有时候甚至来不及考虑那么多

” *陈光诚:强制堕胎和结扎,半夜抓人,被株连关押酷刑* 陈光诚:“其实在‘计划生育’的时候,说起来话很长,从几十年前在‘计划生育’上没有任何道理好讲,谁要违反了,那中共对你采取什么措施,你都没有话说

到了后来有了《计划生育法》以后,大家都认为可能有所改变,包括我

可事实上呢,在影响到官员升迁的时候,中共要求他们完全不用顾(及)法制,明确要求公检法不要介入这些事情,要求不要报道这些事情

然后就以党委的名义、以党委挂帅来领导党政官员组织‘小分队’,到家里抓人,把你非法拘禁起来

短短的在几个月里,仅临沂市就有超过六十万的普通民众被非法拘禁关押,然后有十三万多人被强制堕胎或者结扎

这种株连被关押的长的几个月,短的几天,在里边不断遭受酷刑

其实他们只要想抓谁,白天抓不到的,晚上就会利用半夜的时间到你家抓,翻墙跳入,到你的卧室里

甚至只要抓到你,妇女都不许你穿衣服他就从被窝里把你拖出来,塞进车里,拉到‘计划生育委员会’所属的‘妇幼保健站’强制堕胎或者结扎

当时我记得有两个例子

一个就是我的邻居,我听他们把大人弄走以后,孩子在家里撕心裂肺的哭声,真是让人无法忍受

还有一个就是,晚上把母亲抓走以后,只有几个月的孩子就被放在沙发上,等做完手术把母亲送回来,这孩子已经在沙发上冻僵了

” *陈光诚:未来必然要走向自由,走向自由靠我们自己* 陈光诚:“这样的事情发生以后,我觉得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袖手旁观

因为很多民众……在那个时候网络并没有那么发达,就被封锁在中国里边,很多民众虽然很善良,但是也无力来帮助这件事情

那么我呢,当时因为听广播了解外面的信息,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实际上很多很多地方已经实现了民主,人民已经有了自由,其实很多人在关注中国的人权问题

我觉得这样一个骇人听闻的大惨无人道的事情是中共做的,我想我们公布出来的话,全世界都不会饶恕中共这样一个邪恶集团

所以我觉得这样的事情……中国不能继续这样下去,未来必然要走向自由

走向自由靠谁

谁都靠不上,就靠我们自己

所以那时候我就想,什么都不要考虑,发生这样的事情,那就是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没有什么好说的

” *陈光诚:家人受到来自当局的威胁、打压和迫害* 陈光诚谈到他和他的家人受到来自当局的威胁、打压和迫害

陈光诚:“开始的时候给我家人施加非常大的压力

用中国最简单的话说,就是威胁利诱软硬兼施

比如说,你要听从他的,你就会好,你的家人就会好,什么都会有;你要是不听从他的,你就会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当时甚至有人打电话到我家威胁,如果计划生育出了问题,把我们全家都杀掉,包括弟兄

这样的电话我想当时的中共都是知道的

而且在他派人到我家实施全天监控以后,我那时实际就已经不能出门,却又被中共摇身一变说‘我们在这儿不是拘禁你,是为了保护你,有很多人要杀你’

我(逃)走了之后,他们就拿我家人出气,把伟静抓到刑警队去绑在一个椅子上对她进行酷刑,然后就在我们家里安装电网、摄像头,这些人二十四小时住在我们屋里,而且不允许我们(家人)住在里屋,只能放在他眼皮底下

他们晚上冲进我大哥家里抢东西,打人,后来以‘故意伤害罪’把我的侄子送进监狱,到现在也没释放

还有就是不断用尖刀破坏我其他哥哥的车胎,全都给扎破

再换上,再给你扎破……这种威胁一直持续下来

晚上不断向家里扔石头,进行威胁

后来还把我的嫂子以及另外一个哥哥抓进看守所

因为外界关注力量比较大,后来就以取保的名义放出来了

” *陈光诚:互联网发展以后,中共要想把他的邪恶掩盖起来已经不可能了* 陈光诚还谈到媒体关注、报道的作用

陈光诚:“其实媒体在中国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在互联网盛行之前,国外媒体在北京实际上等于对中共起到一个非常重要的监控作用,互联网发展以后,中共要想把他的邪恶掩盖起来已经不可能了,所以说咱们外界做的任何一个工作都不会白做

中共为了不让外边知道我们做的有效,他就装作不知道,实际上他们是一点外边风吹草动他都会反应

” (现场提问录音) 现场人士问:“如果记者忽略你没有关心你,你现在还活着吗

” 陈光诚:“(笑)我想可能……这个可能性就不大了

” *陈光诚:参照希拉里《艰难的抉择》看前后发生的事情,不难看出事实* (现场提问录音) 有问道:“很多美国人知道你,是因为先知道你逃出来的故事,但是希拉里.克林顿提到你逃出来的故事跟你的解释好像不一样,你能谈一谈你的看法吗

” 陈光诚:“我只想跟大家说,我把这一段历史如实的记录下来的目的就是让世人了解事实是什么

至于说大家怎么去看,我只能向大家保证都是事实

至于说不一样,我想大家参照这两本书,参照前后发生的这一系列的事情,不难看出事实是什么

总的来讲,对于当时希拉里.克林顿让我进入使馆紧急避险,避免了让中共对我实施报复,我是非常非常感谢,以及后来她努力让我一家有自由

但是功归功过归过,当然我不是说她有过,我只是说任何的事实,我们民众都是有权了解的,我也有责任告诉大家

” *陈光诚:关于纽约大学,背后的事情出乎意料,中共邪恶集团是我们真正的敌人* (现场提问录音) 有问道:“你来到美国以后,一些人批评你,说你好像是‘咬了为你吃的人的手’,这是一个说法,说你不感谢

你也提到学术自由,关于NYU纽约大学,你说中国政府影响美国机构,你有例证吗

这是来自一些信息吗

还是光靠你的感觉

” 陈光诚:“我首先跟大家说,这件事情可能是真的很出乎大家的预料,当然也出乎我的预料

我想很多朋友现在已经感受到中共对于自由世界的学术独立与学术自由所产生的影响

包括当时认为我不应该批评的这样的人,一年之后我们再坐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清楚地认识到这个问题,而且看起来比我还着急,当然这是美国朋友了

说实话,我是没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都不会这样说

那么,为什么不把这些证据拿出来,让大家去考虑这个事情

有这么几个原因,一个就是他们曾经帮过我,我不想让这些帮助过我的人更难堪;另外一个就是说这是一个普遍的现象,不仅仅是NYU本身,单纯的指责他,似乎也有失公允

当然这里边背后的事情,我觉得还是非常非常深刻的

真的,怎么说呢,太出乎大家意料了,所以说有时候大家想不到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说,我觉得残害我们人民的真正的敌人是中共这个专制集团,这是我们大家应该一起面对的

如果我那个时候跟NYU去因为这个事情吵架的话,最高兴的是谁

显然就是中共

那我们不要着了他的道,彼此之间有些小问题大家还是自己心里……怎么说呢,该怎么处理,处理到什么程度……最重要的是,这个邪恶集团是我们最大的威胁,他才是我们真正的敌人

” *陈光诚:多角度要求民主国家政府更加支持人权,与被奴役的人民站在一起* 有问到,关于中国政府对美国的影响,美中经济关系对美中关系是好的,还是有害的

陈光诚说:“其实我认为每一个人能做的都非常非常多

我们在商店里看到的很多很多商品,有时候都是在中共奴役之下生产出来的

比如说我在被关进监狱的时候,这些人就被强迫在那儿包筷子,或者是手套,或者是我们圣诞节用的彩灯,这些东西其实都是带着血的

我的意思并不是说我们要抵制‘中国制造’,而是说对于任何这种国有企业有侵犯人权的现象的时候,我们对它实施应有的一些惩罚也是应该的

我想,作为美国人来讲,其实有很多可以做的

比如说可以通过你选区的议员,要求关注人权议题,或者说当你在投票之前,在竞选之前,如果你不能区分哪一个候选人更好,可能他们的政策也都差不太多,那你就会看这个人真正的他从内心里谁更关心人权

如果这个人他连国外的其他人民的人权都关心的话,他不可能不关心美国人民的真正的福祉

所以我觉得,大家可以从这些角度来要求民主国家的政府更加支持人权,更加的去和被奴役的人民站在一起

谢谢!” *陈光诚:网络时代,距离不是最大障碍,在美工作通话比在中国被拘禁时容易得多* 当被问到“你来到美国以后生活上会有些什么困难,是不是还能够为中国做些什么事情

”陈光诚说:“我从来也没有觉得我到了……我的新生活就是一帆风顺的,我知道有很多挑战

可是我也知道,这种困难不可能像我在中共的魔爪之下那么的难以逾越

我想呢在……大家首先有这样一个比较陈旧的认识,就是总是用十几年前的一种标准来衡量,好像离开中国就不能做事了

可是现在是网络时代,距离已经不是最大的障碍,所以我在家里的时候你不能见到我,可是我在这儿,我们可以和你通话,而且和国内的很多朋友通话、通各种科技,也就是说,实际上工作做起来比我在家里被非法拘禁要容易得多

可是大家依然认为,我们能做的更少了,我觉得这也是你担心的这种状况发生的原因之一

另一个就是说,像美国政府有些人也是担心他们支持我们中共会非常非常的生气,因为在这方面也做了大量的工作,这也是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 *陈光诚:如果能够改变,我对中国和我自己的希望* (现场提问录音) 有现场人士问到“如果能够改变什么,你能为改变中国做些什么

你对中国和自己有些什么希望

” 陈光诚:“我想如果我能改变一件事情的话,那就是让中共结束这种一党专权的体制,建立宪政民主法制人权的公民社会

当然如果是我自己的事情,我希望和大家一样能看见

” *陈光诚:共产党的法律形同虚设,让案件进入司法程序,在白纸黑字下现出原形* (现场提问录音) 现场一位女士问道:“我关心中国的法律制度,你作为律师能够为受政府迫害的人做什么

” 陈光诚:“我想呢,在中国,共产党为了装样子,写出了一些法律,我觉得还是不错的

可是这个法律形同虚设

他在有利于共产党的时候 ,他就去执行,不利于他的时候,他就不去执行,甚至就阻止别人去执行

那么,我所能做的就是把这些案子从发生以后,把它变成一个进入司法程序的这样一个……就是让中共不得不在这个白纸黑字之下去做,那么这也就逼着他现出他的原形

所以他最后就什么法律都不讲了,对我们一家实施非法拘禁

那么,共产党以党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对我一家实行非法拘禁,这个中国法律里是没有规定的,可是他仍然在做

” *陈光诚:专制之下不可能有法治

看明白张德江说的三十个字,什么都不用看了* 陈光诚:“专制之下是不可能有法治的

中共这个党国体制和我们正常的政府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大家都以为政府是国家的代表,可事实上在中国,政府只是中共的一个工具

中共可以通过中宣部来控制 所有的媒体;通过组织部来决定任何一级官员的任命;通过中央办公厅来控制国务院办公厅……所以说,你看任何一个机构都有一个党在那儿控制着,所以别人……那些政府机构形同虚设

所有真正的政府官员,你比如说‘长’,省长、市长……他都最多只是‘二把手’,权力掌握在书记手里

所以说中共是绑架了这个国家,你根本就没有办法正常的去理解它

我想,有这么个例子,大家一下子就明白了中共是个什么样的体制

大家知道‘人大’,‘两会’刚刚开完,我们只需要看三十个字——张德江说‘充分发挥最高国家权力机关作用’人大是最高机关,‘由常委会党组及时向党中央请示汇报’

你说国家‘最高权力’要‘向党中央请示汇报’,‘国家最高权力’是个什么

党中央又是个什么

所以,对于中国将走向何处,对于共产党想要干什么,只要看明白这三十个字,什么都不用看了

” *陈光诚:中共侵犯人权从没停下来,美国有责任对侵犯人权的恶棍实施惩罚* 在被问到中国目前人权状况如何,美国能做些什么的时候,陈光诚说:“我想说,中共侵犯人权从来没有停下来,那么现在最近又对很多女士进行了迫害,这些人仅仅是在追求她们应有的权利

像刘萍也被关在监狱里,像韩颖也被关在监狱里……我想说,美国作为一个世界头号的超级大国,有责任对于这些侵犯人权的恶棍实施惩罚,这个没有什么好客气的,他是我们人类的公敌,不是说你跟他暂时搞好关系,他就会跟你搞好关系

他对中国人民,对他的衣食父母都可以大打出手暴力镇压,他会跟你成为真正的朋友吗

所以说,对这一点我们必须有清醒的认识,要考虑长远的利益,要摒弃眼前的短浅的利益

” *陈光诚:国际形势如能向正义方倾斜,中国人民能勇敢站出来,中共就会轰然倒塌* 有问到“你认为中国的改革前景如何

会不会一团乱

你的书能在中国卖吗

” 陈光诚说:“首先我的书中国我的同胞能看到,这点我是非常相信的

对于中国现在的形势,我认为走向民主宪政法治也是必然的,因为中国人民觉醒的人数已经相当的多,只是现在这种变化还比较慢是因为朋友们还没有完全战胜恐惧

我想你说的‘一团乱’就是社会没有什么秩序,实际上现在在国内所谓的‘法律秩序’是公正秩序被破坏最大的没有秩序,这样的事情实际上每天都在发生

我觉得这样的事情发生多了,也不排除中国会出现这种大规模的流血

可是整体上来看,中共和人民的这种力量的对比正在一天天的发生着变化

人民的力量越来越强,中共的力量越来越弱

尽管他今年又要投入八千八百九十九亿人民币来打压人民,可是这种趋势仍然不能改变,中国的变革不会太久

1989年的时候中共有很多干部就准备外逃,那时候他们也许还理解是暂时的危机,但是现在实际上从中共高层到基层,没有一个共产党的干部相信这种黑暗的社会会长久,所以他们都在为自己寻求后路,假如说我们国际形势能够清楚的向正义一方倾斜,中国人民能够勇敢的站出来,中共就会轰然倒塌,它已经是烂透了,不可能长久

” (现场录音:掌声) 陈光诚:“谢谢大家,谢谢!” 新书发表会在掌声中结束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评论 (3)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小陈 从 上海 请自由亚洲电台转告老瞎子陈光诚,从自由亚洲台听到老瞎子在老家坐牢那阵起,我就十分恨老瞎子

从来不愿叫老瞎子名字,一直对他称为老瞎子

我把老瞎子的事告诉同事网上朋友等,生活在大城市中人们都没支持老瞎子的

那时老瞎子在老家吃官司,我在做普通网络运营公司客服,话务员,这行最多中专,中国人口太多了,做个话务员要大学毕业

以前我也做过服务员,可是在中国人口太多的情况下,做服务员也是吃青春饭

可能在外国就不这样了

也请老瞎子能谅解中国人口太多

大城市中人找工作困难,没工作,社会也不稳定

更有适龄青年没稳定工作,找不到老婆,岂不断子绝孙了

2015-04-03 04:56 匿名游客 临沂市就有超过六十万的普通民众被非法拘禁关押?临沂市当时有多少人?多少人在生育期? 2015-03-30 23:45 匿名游客 谢谢陈光诚先生为中国民主所作出的努力! 2015-03-29 05:53